当前位置:
  • 首页
  • >
  • 科技
  • >
  • IT界
  • >
  • 国产操作系统多点突破 生态割裂困局待解

国产操作系统多点突破 生态割裂困局待解

IT界 (3) 2021-11-28 20:43:32

  本报记者 秦枭 北京报道

  “缺芯少魂”一直是中国信息科技产业的伤痛,其中“魂”指的就是操作系统。

  实际上,在过去数十年的沉浮中,中科院、中国移动、阿里巴巴等明星机构和企业先后宣布研发自主操作系统,但多数以Unix/Linux为基础二次开发为主。曾出现过众多的国产操作系统版本,但存活下来者寥寥无几。

  不过,近期在国内外环境的共同作用下,国内自研操作系统发展明显加快,红旗Linux、深度、银河麒麟等操作系统更加成熟,华为鸿蒙、欧拉,阿里龙蜥等国产操作系统相继面世,呈现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 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国产操作系统在发展的同时,仍面临“碎片化”现状,导致数字基础设施产生大量“软烟囱”,带来生态割裂、应用重复开发、协同繁琐的挑战。数字化新时代,呼唤新的统一操作系统。

  众人拾柴火焰高

  “从整个数字世界的构建上来讲,可以总结为所谓的‘四梁八柱’,从最底层的开源芯片体系到开源的操作系统,再到包括像各种人工智能、区块链等方面的能力,再到最顶层的知识体系这4根大梁。其中,操作系统起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承上启下的作用。”中国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(以下简称“开源基金会”)理事长杨涛对记者表示,曾经的操作系统市场,服务器端为Unix、Linux和Windows主导;桌面端为Windows、OS X主导,移动端为Android和iOS主导。国产操作系统的参与度低,在主流市场的市占率均不到5%。

  “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,Android系统不给我用了,Windows系统也不给我用了,我们是不是就傻了?”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曾在2012年的一场座谈会上谈道。

  9年的时间过去,虽然目前国外操作系统品牌仍然几乎垄断着国内操作系统市场,但国产操作系统的进展正在增多。

  日前,华为发布了面向智能手机、平板及电脑等终端设备,深入消费者个人及家庭应用场景的鸿蒙系统,以及深入企业端的欧拉系统。

  如今,不仅仅麒麟软件、银河麒麟、麒麟信安等老牌操作系统厂商推出了基于欧拉的商业版系统,国内运营商也在“拥抱”欧拉。中国电信在电信行业中首家全业务选择欧拉技术路线,在运营商中首个推出基于欧拉的x86和ARM自主研发双版本,当前已实现规模商用。

  而继华为鸿蒙、欧拉之后,中兴通讯也发布新支点操作系统,采用“3+1+N”模式,包含了办公、娱乐、出行、5G、智能驾驶等多个方面。新支点可以看作是中兴通讯版的鸿蒙,也实现了交互体验、接口、组件、内核版本等四个统一。

  除此之外,阿里云发布了全新开源操作系统龙蜥(Anolis OS),据悉,龙蜥操作系统定位于服务器市场,支持x86、ARM等多种硬件架构和计算场景。腾讯公司在数字生态大会上,也发布了遨驰云原生操作系统。

  工信部副部长王志军表示,国产操作系统已逐步摆脱缺技术、少生态的困境,在重点行业获得规模化应用和市场认可。

  “软烟囱”林立

  虽然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入局操作系统领域,各厂商研发的国产操作系统也在一些领域得到规模应用,但是这些不同领域的众多操作系统之间相互割裂,形成一个个“软烟囱”,导致操作系统之间的生态没法打通,不同的场景难以协同,这已经是目前企业数字化转型所面临的最大挑战。

  华为副总裁、计算产品线总裁邓泰华对记者表示,从最开始大型机、小型机到服务器形成了相应的操作系统,然后PC(个人电脑)又形成了桌面操作系统,智能手机操作系统、物联网操作系统、通信设备的嵌入式操作系统、公有云的云操作系统、工业设备也是嵌入式的各种闭源的操作系统,这些系统都不一样。面向数字基础设施,操作系统依然碎片化。在云管边端、ICT(信息通信技术)、OT(操作技术)领域,不同的操作系统打造了一个又一个“软烟囱”,带来生态割裂、应用重复开发、难以有效协同的挑战。

  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国家软件工程教学专委会副主任寥湘科也认为,我国基础软件目前在各个行业高度分散,缺乏统一的标准和平台,软硬件技术难以实现共享,造成了行业内、行业间烟囱林立,严重拖慢了数字化进程,业界已经越来越迫切需要标准化、模块化、平台化。

  杨涛补充道,过去操作系统的发展在固定互联网时代是终端侧很强,云侧相对比较弱,包括Linux的时代。但是现在基于安卓系统的终端侧比较弱,云侧非常强,到泛人工智能时代端云是一体的,我们更多地强调它是分布式,比如以后的自动驾驶领域的车、路、边端的协同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邓泰华表示,未来的数字社会应该是端、边、云全场景协同的,一个应用开发,应该就是多场景都能够适配。不能说在这个烟囱上开发了一套应用,在另外一个烟囱上重新改适配,相互不能适配应用要重新开发。所以我们是新做的适配,我们不能有历史包袱,这样能够为未来构建新的操作系统。

  邓泰华强调:“存量的生态既有优势也是包袱,革自己的命总是相对困难的,现有的生态是不同的领军企业构建的各自的生态。我们做不同的操作系统,是重新构建新的生态,不是简单的复制模仿。”

  开源是正解

  如何打破林立的“软烟囱”,开源或是正解。

  杨涛表示,我们看到在目前全球范围内能够做到影响力巨大的,除了有原来的几个传统操作系统,目前看到的能做成功而且未来前途无量的都是以开源的方式构建的。这是因为整个操作系统的工作量巨大,它不可能由一家公司一个组织来完成,它一定是集合全人类的科技力量来共同构建。

  作为国内高新技术产业的代表,华为、阿里在发布自主研发的操作系统时,均表示会开源。不仅是开源,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,华为、阿里相继宣布将自主研发的操作系统捐赠给了开源基金会。

  近日,华为将欧拉开源操作系统全部代码、品牌商标、社区基础设施等相关资产捐赠给开源基金会。据龙蜥社区理事长、阿里云操作系统负责人马涛的表述,龙蜥将系统的源代码、商标全部捐赠给了开源基金会。“相当于从面子到里子,全都捐了。” 马涛说。

  “大家比喻生态,拿‘树’来做比喻我觉得非常科学,它的根部是多个根系,”杨涛说道,“例如华为是一个重要的根系,把很重要的能力贡献出来。上面的支叉和果实都是不同的,这样才能长出苍天大树。”

  对此,廖湘科表示,开源是软件技术创新,特别是发展操作系统等基础软件的重要途径,充分利用开源、参与开源、支持开源,发展操作系统,联合做大做强是当前最为可行之路。当前,国产操作系统大多基于国外上游开源社区做二次开发,大量的软件开发人员都是在国外的开源社区做贡献,我们迫切需要构建根植于中国的开源社区,培养良好的土壤和与环境,为产业打造可持续发展的创新之地。

  他强调,我们需要构建操作系统的统一社区,形成创新活力,从分散变成凝聚力量攻关,避免分化及碎片化,同时统一各社区需要实现开放治理,能够广泛吸纳全产业的力量,在合理的社区治理框架和机制上有机协同,最大限度发挥各方合力。

  与此同时,邓泰华也提醒道,中国是开源应用大国,但还不是开源贡献强国,我们整个开源体系的基础能力和领先国家相比也还有比较大的差距。但我们有最大的开源应用市场,也有最多的软件人才供给,需求端、供给侧都是最强的,我们最有条件成为开源强国。

THE 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