队医,集训,心理师:是什么成就了EDG?

互联网 (4) 2021-11-28 20:54:19

  是什么成就了EDG?

  本刊记者/仇广宇

  发于2021.11.29总第1022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  2021年11月7日,伴随着第一场冬雪的降下,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EDG在冰岛夺得2021《英雄联盟》全球总决赛冠军的消息,也在整个中文世界的社交网络刷屏。在年轻人的狂欢之外,很多人也在好奇地询问:“EDG是谁?”

  EDG是中国著名电子竞技俱乐部的英文缩写,其全称是Edward Gaming,Edward这个词来自EDG创始人朱一航的英文名。这次EDG代表中国取得的胜利,在《英雄联盟》全球总决赛这个赛场上并不是第一次,2018年的IG战队,2019年的FPX战队都夺得过这一赛事的总决赛冠军。但这一次是中国队第一次与强大的韩国队对抗夺得了冠军,这样的背景使得这一次的冠军含金量更货真价实。

  随着游戏产业和电竞行业逐渐规范化、职业化,这些电竞少年的胜利已经不是天才和偶然能够解释,而归因于团队协作和科学训练。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,EDG的胜利,就是这样“天时地利人和”的结果。

队医,集训,心理师:是什么成就了EDG? (http://www.ix89.net/) 互联网 第1张11月2日,在冰岛参赛的EDG战队5名选手。本文图/视觉中国

  当天赋遇上职业

  此次代表EDG夺冠的选手,多数从小就被认为具有极强的天赋。同时,他们也幸运地生在了一个大众对电子竞技逐步接受的时代。他们普遍生于1998年到2001年之间,不同于那些备受打压的“80到90后”电竞老将,在他们的青春时期,互联网游戏产业不断发展,电子竞技行业开始在无序中摸索职业化的规律,这种职业化所形成的商业俱乐部,不仅培养了众多选手,还开始养活更多的人。

  在夺冠比赛中任“上单”位置的李炫君就是一名公认的天才型选手,他生于1998年,老家在广东江门。他小时候,总有游戏厅的老板对李炫君的母亲说:不要让你儿子来打游戏了,他一个游戏币就打通关了,我没法做生意。

  2014年,还在读初中的李炫君就以“圣枪哥”的外号,以“上单”的位置在《英雄联盟》圈声名鹊起,这个外号来源于他在《英雄联盟》中使用的英雄——圣枪英雄卢锡安。此时,他开始考虑自己是否要做个职业电竞选手的问题,并多次向母亲提出这个想法。直到那时,他的母亲才知道职业电竞到底是什么,一开始自然没有答应,甚至气到一度“想把他的腿打断”。

  在EDG夺冠比赛中担任“打野”位置的湖北襄阳男孩赵礼杰今年刚满20岁,除了在游戏中表现出色,他的学习成绩也很好,是学校重点培养的种子选手。2013年前后,赵礼杰第一次向家人提出要当职业电竞选手,也是第一时间遭到拒绝。但后来,他的妈妈发现,儿子已经开始靠打游戏挣到了人生中第一笔钱,这令她感到吃惊。

  与之同时,整个社会对电子竞技的理解也开始发生变化。2013年3月,国家体育总局决定成立电子竞技国家队,参加第四届亚洲室内和武道运动会。也是在2013年,国内最高水准的《英雄联盟》赛事——LPL正式诞生,电子竞技开始受到瞩目。2014年以后,随着更加便捷的“手机游戏”的发展,对游戏和电子竞技有兴趣的观众和粉丝数量大幅增长,也为电子竞技的进一步繁荣打下了基础。

  慢慢地,一些电竞种子选手们的家长、老师的观念开始出现松动。2014年,李炫君争得了家人同意,到上海加入Snake俱乐部,成为职业电竞选手,他开始立下雄心壮志,想给妈妈挣到“养老钱”。升上高中之后的赵礼杰第二次提出要当职业电竞选手的想法,并提出两年内打不出成绩,愿意申请回到高一重读。这次,他的家人同意了,他所在的高中也为他保留了学籍。2019年,赵礼杰加入了次级联赛中的EDG.Y战队,开始了职业生涯。  

  成团之路

  电子竞技是关乎个人天赋、后天训练的反应速度和团队协作精神的一项运动,但它想要成为一门真正的体育项目,需要充分的产业化。年轻、思想开放,手握大把资源的中国“富二代”们,成为了发展电子竞技的天选之人。在大众眼中,前有带出IG战队的王思聪,如今,EDG创始人、合生创展创始人朱孟依之子朱一航也开始为大众所熟知。

  2012年,朱一航的朋友邀请他看了一场《英雄联盟》的比赛,他很快被这一活动所展现的竞技性和年轻活力所吸引。2013年9月,朱一航正式组建了EDG。建队后首先面临的是人才问题。2014年,曾经代表WE俱乐部取得过中国第一个世界级赛事冠军的选手阿布,带着资深选手明凯、卷毛加盟了刚刚成立的EDG。28岁的明凯在电竞历史上具有特殊的地位,他是《英雄联盟》中国地区职业生涯时间最长的选手,其实力和奋斗精神影响过很多顶尖选手。

  2014年,顺风顺水的EDG在刚刚成立一年时,即取得了多项内外赛事的冠军,也成功晋级了当年《英雄联盟》全球总决赛,进入八强。但紧接着,EDG的成绩被一些粉丝调侃为“内战内行,外战外行”,意思是他们在国内的水平已经是顶尖,但在国际级赛事中总是阴差阳错打不出头,在《英雄联盟》全球总决赛最好的成绩多年停留在八强。

队医,集训,心理师:是什么成就了EDG? (http://www.ix89.net/) 互联网 第2张11月6日,EDG战队等待参加总决赛。

  再怎么调侃,拥有充足资金、完善管理系统和多位知名实力派选手的EDG,仍然被大家视为一支“高端队伍”“潜力股”。那段时间,国内的电竞俱乐部发展初具雏形,但整个电竞行业在全球范围内都是全新的,没有先例可以借鉴。EDG俱乐部总经理潘逸斌发现,欧美的电竞俱乐部多为传统体育俱乐部投资,日韩俱乐部和中国的发展路径也不完全相同,唯一可以借鉴的管理模式,可能就是类似足球、篮球的俱乐部模式。

  EDG的管理层在创始之初就将传统体育俱乐部的模式借鉴过来,决心把俱乐部做成一个具备科学化管理能力的高效机构。在挑选人才方面,除了从其他俱乐部挖掘人才,也会培养自己的青训体系。此外,EDG还建立了自己的健康管理中心,在高强度的训练之外,专业体育队医和心理医生的跟随,能够保证队员们的身心健康和恢复调整。

  而对于EDG这种规模和名气较大的俱乐部,能够做到盈利也是对团队运营和选手生活稳定的保障。俱乐部总经理潘逸斌曾经公开表示,EDG是目前唯一能够盈利的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。EDG的商业运营模式就是保证经营的多元化,除去赞助之外,其收入来源主要分成5个部分:商业赞助、内容直播点播、赛事分成体系、衍生品收入和选手转会费用。

  EDG也在不断通过青训系统以及转会方式,培养、挖掘属于自己风格的选手。和李炫君同时期出道的田野也是一名23岁的的“老选手”,他在2015年就加入了EDG,而作为一名辅助位置的选手,他的性格比较温和,个人状态和成绩具备极高的稳定性,在队伍里是“稳定剂”一般的存在,2019年,田野开始担任EDG的队长。2020年12月,“天才选手”李炫君也转会至EDG,队伍在新队员的不断磨合中逐步前进。

  职业精神与人情味

  EDG夺冠后,创始人朱一航发布的庆祝微博里没有特地提到哪位参赛的队员,而是特地感谢了两组没有出现在冰岛赛场上的人,一是曾经为EDG当过教练,如今又再做回选手却没能前往冰岛参赛的老将明凯,二是在冠军赛中甘愿为EDG当冠军赛“陪练”的欧洲电子竞技俱乐部G2。

  这种淳朴的、带有热血和江湖情感的表达,也体现在很多电竞人的言行中。人们逐渐发现,这种运动不仅仅是屏幕上复杂的战斗世界,选手本身的性格会为所选择游戏中的“英雄们”角色赋予完全不同的能力,有创造力的人会想出完全不同的策略和使用方法,友情、协作甚至牺牲也可以成为成功的关键。这种竞技固然有残酷竞争的一面,同时也充满了创造力、协作精神和人情味。

  在电竞队担任过分析师、教练、经理等多种职务,也曾带领中国电竞国家队取得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表演赛冠军的阿布,对这种人情味体会颇深。在他看来,职业的电子竞技更像是一门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运动。而他所做的工作就是一份关于人和人之间沟通、磨合的工作。在培养和训练选手的过程中,他必须在长期的共同生活中了解他们,敏锐地注意到选手个人的即时状态,并不断进行调试。

队医,集训,心理师:是什么成就了EDG? (http://www.ix89.net/) 互联网 第3张

  在挑选选手时,线上作战的能力只是第一步,屏幕后面的人是谁甚至更加重要。阿布选拔选手的主要条件包括三项:游戏天赋,对职业的内在驱动力,再加上一点点“灵性”(思路灵活,有创造性)。如果哪个草根选手能够打到“国服第一”,被他看中,他必须第一时间约这个人到线下面谈,并给他做职业上的测试,以便判断其是否具备自己所需要的那些职业素质。

  此次夺冠后,EDG战队选手田野曾透露过他作为一名电竞选手的作息:每天上午11点或者12点起床,午饭后14点正式训练开始,内容是跟其他队伍打训练赛;17点吃饭,17点至19点进行健康管理和体育锻炼,19点到22点继续训练,有时候会加班到零点,其他时间还有自由排位赛。潘逸斌观察到,很多选手因为年轻,对身体状况满不在乎,羞于承认自己身体出现问题,此时队医们就会主动和选手们沟通他们的身体状况,或者请中医帮助他们进行按摩放松。

  在游戏这门国际通用语言之下,不同的文化和语言不再是障碍。近年来,从电竞大国韩国来中国俱乐部的“外援”选手越来越多。代表EDG夺冠的队员中有两位来自韩国的选手,其中选手李汭燦从2016年起就在中国训练,他的实力备受瞩目,但从来没有拿到过冠军,这也成为他在中国奋斗的动力之一。李汭燦的中文很好,说中文时还带着武汉口音,和他一样,2020年加入EDG的朴到贤也很快掌握了中文。

  如今,包括《英雄联盟》在内的8个电子竞技项目即将在2022年成为杭州亚运会的正式体育项目。EDG总经理潘逸斌半开玩笑地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描述:“以前我们小时候打游戏,妈妈会说,打游戏能当饭吃吗?现在我就可以和她说,真的能当饭吃。”

THE END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